摄影吧 > 摄影教程 > 摄影构图原理之:平衡

摄影构图原理之:平衡

摄影师 摄影教程 2021年11月15日

在本节,摄影大师迈克尔·弗里曼给我们讲解摄影构图中另一个重要概念——平衡。构图的核心概念是平衡。平衡是张力的结果,是对立的影响力彼此匹配以提供均衡和协调的感觉。
平衡
        构图的核心概念是平衡。平衡是张力的结果,是对立的影响力彼此匹配以提供均衡和协调的感觉。视觉的基来源根基理是眼睛总是会设法寻找某种张力的平衡力。平衡是和谐,是结果,是直不雅观感觉到美学愉悦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平衡可以来自照片里的任何图像元素。

摄影构图原理之:平衡摄影构图原理之:平衡

摄影构图原理之:平衡摄影构图原理之:平衡
静态平衡与不服衡

        使用秤来类比,想象一张照片在中心点平衡了。在这张尼泊尔 Swayambunath 佛塔的眼睛近摄照片中,简单布局是对称的,因此正好在支点平衡,两边的力均匀平稳。但是,如果我们移走一个元素,这里为了练习用数码作了处理,重力的视觉中心偏移到了左边,平衡被打破。自然的倾向将把视线移到左边。

        举例来说,如果照片里有两个重点,画框中心就成为我们不雅观察这两个点的位置的参考点 ;如果另一幅照片里有一条斜线,具有很强烈的指向某个标的目的的运动感,眼睛就会感到需要一个相反的运动感觉 ;在色彩关系里,连续的同时对比效应让眼睛寻找互补的色调。在讨论照片里张力的平衡时,通常会使用物理世界里的一些概念来类比 :重力、杠杆、重量和支点。这些类比相当合理,因为眼睛和大脑对平衡的真实、客不雅观反应方式与力学原理很相似。我们可以进一步细化这种物理类比,将影像设想为一个平衡于一个点的平面,就好像一杆秤。如果我们在影像的一边增加了一点东西—偏离中心的地方—那么平衡被打破了,我们会觉得有赔偿的需要。无论我们在谈论的是影调、色彩、点的布局、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目标都是寻找视觉“重心” 。
这样分析下来,有两种差别的平衡类型。一种是对称或静态的,另一种是动态的。对称平衡下,张力的摆设都是居中的—每样东西到照片中心的距离都相等。要达到这个效果,我们可以将照片的主体正好放在画框中心,在我们的类比秤里,它正好位于支点,也就是平衡点。达到静态平衡的另一种方法是将两个相等的分量放在中心的两侧,连结相等的距离。添加一个维度的话,将一组图像元素围绕中心等距摆设也能获得同样的效果。
Tips:比率、和谐和平衡
      从信仰数学与神学的毕达哥拉斯开始,人们就相信存在自然完美的比例关系。核心的信念是“万物皆数” 。在讨论宇宙的产生时,斯托比亚斯写道:“相似的和同类的东西不需要和谐,但是那些不相似、差别类、无秩序的东西,他们如果要在一个有序的宇宙里一起存在的话,就需要用和谐来整合在一起。”以音乐为例,一个(悦耳的)和声音阶必需包罗一组符合特定比例的音调。自然的和谐可以扩展到其他领域,例如视觉比例。希腊人阿里斯蒂德(公元前 530-468 年)对于绘画这么写道:“我们应该发现,离开数字和比例的帮手,它一事无成 :通过数字它才能衡量身体的比例、色彩的混合,并由此绘出斑斓。”尽管如此,在艺术史上有很多次争论,争论的一方从数学、和谐秩序中寻找灵感,另一方则认为这些是想象力干涸、贫瘠、沉闷的表现—好比画家 William Blake 。

第二种视觉平衡处理的是不相等的重量和张力,而这样的平衡能够使影像更加生动活泼。在秤上,大的物体可以与小物体达成平衡,只要小物体离支点足够远。相似地,小图像元素可以顺利地平衡一个主要元素,只要它摆放在靠近画框边沿的地方。彼此制衡正是绝大多数平衡的实现机制,这当然也是一种对比。

这些是视觉平衡的基本规则,但是实际使用中需要慎重对待。到现在为止,我们仅仅描述了简单环境下的平衡,而在很多照片中,多种元素会彼此作用,平衡问题只能凭直觉按照正确的感觉来解决。关于秤的类比仅在解释基来源根基理时适用,我当然不会建议你在构图时使用一杆秤。

除此之外,一个甚至更加关键的问题在于是否真的需要平衡。眼睛和大脑当然需要均衡,但是艺术或者摄影的任务并非提供均衡。新印象主义画家Georges Seurat 说“艺术是和谐” ,但是正如 Itten 指出的,他把艺术的一种手段误解为目标了。如果我们认可好的摄影是创作能带来安好、满足感受的影像,那么结果将会非常沉闷。你将在本书中一再看到,有表示力的照片决不是永远和谐的。我们会反复回到这个议题,这涉及很多设计决策,未必显而易见—例如兴趣中心该放在哪里—却要意识到要制造多少张力或者和谐。最后,决定权不在不雅观众或者主体身上,而在个人手上。

影像构造的两个极端是对称和偏心。对称是平衡的一种特殊、完美的例子,未必令人满意,非常严格。在摄影师实际看到的自然世界里,这并不常见。你必需专注于一组表现了对称原则的东西,好比建筑或者贝壳,才能经常用到对称构图。也正是这个原因,如果偶尔用到了可能会很吸引人。在谈及他在红杉国家公园拍摄的镜像构图作品时,风光摄影师 Galen Rowell 写道:“当我拍摄大鸟湖完全反光的水面时,我的直觉告诉我需要打破构图常规,把画面按 50-50 分割以强化形式感、强调影像两部分之间的相似性。 ”要获得成功,对称的构图必需绝对精确,很少有图片比几乎对称却并未完全做到的图片更显得草率了。

我们现在该考虑一下在不服衡的构图中张力如何起作用,这比“平衡- 秤”的类比微妙得多。虽然眼睛和大脑寻求平衡,但是轻易获得平衡就能获得满足的假定是错误的。影像的趣味性与不雅观众必需付出的努力成正比,而完美的平衡留给眼睛的工作很少,所以动态平衡通常比静态平衡更有趣味。不但如此,缺乏均衡的情况下,视觉还会设法独本身建立均衡。在色彩理论中,这就是连续和同时对比效应产生的过程 。
摄影构图原理之:平衡
摄影构图原理之:平衡

 动态平衡

          动态平衡处理的是两个不相等的主体或者区域。就像小砝码只要放得远离支点就可以与大砝码达成平衡,影像中的大小元素只需要在画框中仔细布局也可以达成平衡。这里要注意右上角的内容—汉字—提升了它的视觉重要性。

 这可以在任何偏离中心构图的照片中找到实际应用。在第3 章“单一点”部分中稻田里农民的照片里,按照秤类比原理,画面的均衡完全被打破了,但是影像看起来完全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原因在于眼睛和大脑想在中心附近寻找些东西来平衡右上角的农夫,所以一再回到画面的左下角。当然那里只有大片稻子,所以实际上稻子获得了额外的注意。如果人物放在中央的话,绿色的稻子就不会获得那么多关注了。现在看起来,很难讲这张照片是关于在稻田里工作的农夫还是关于刚好有农夫在工作的稻田。这个设法赔偿影像中一个明显的分歧错误称的过程制造了视觉张力,这对于使照片更加动感非常有用,也可以让一个通常因为平淡而被忽视的场景受到关注。

       偏离中心构图的影像牵涉到的第二个因素是逻辑。越是分歧错误称,不雅观众越期待一个分歧错误称的理由。至少从理论上说,不雅观看这种影像的人会看得更为仔细,以寻找理由。需要提醒你的是,这些异乎寻常的构图很容易被当作很牵强、很做作。

       最后,所有关于平衡的考虑都必需顾及很多影像的图形复杂性。为了研究照片的设计,我们在本书中尽力隔离了我们所评论的图形元素,很多例子,像这张稻田照片一样,被刻意简化了,而在现实生活中,多数照片都会包罗多个层次的图形效果。
摄影构图原理之:平衡
 摆布对称

就像这条从前方不雅观察的希腊渔船那样,有些类型的主体天然地沿某条轴线对称,建筑经常属于这一类型,很多生物从正面不雅观察(好比人类的脸)也是这样。对于对称构图来说,精确特别重要,因为即使最微小的偏差也会立即显露出来,并且看起来像个失误。

Tips:平衡与重力
       我们天生倾向于把图像和画框与我们对重力的体验相联系。我们将在第 3 章看到,垂直表达了向下牵引的重力,而水平基座则提供了支撑平台。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画框中的主体元素总倾向于放得低一些,特别在垂直画框里。著名画家、教育家 Maurice De Sausmarez 在谈及水平线上方的垂直线时,这么写道 :“这两者共同营造了一种让人深感满意的、圆满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它们共同象征了人类对于绝对平衡的体验,在水平地面上垂直站立的感觉。”

标签:
下一篇:没有了